新聞網

舌尖上的風味


發佈時間:2021-03-15 點擊:1000

此刻,當我在回想童年舌尖上縈繞的味道時。一晃神,腦海裏竟浮現出經年之後,面對美食仍在大快朵頤的景象。
  對於一個曾立志乘熱氣球嚐遍天下美食的吃貨而言,在實現夢想之路上則有另一番天地可作探尋——食物紀錄片。
  在經過了重複多次的人工捶打後,原本呈現出透亮?喱狀的土豆內部開始產生變化,其支鏈澱粉不斷拉伸。通過控制時間與力道,求得恰到好處的交聯,由此誕生了一般土豆泥難以比肩的糯韌口感,當地叫作洋芋攪團。
  牛奶潺潺灌入土豆漩渦,攪拌均勻後再加入大量奶酪,其在土豆泥的附着下,一經加熱後韌性得到極大的延展,被稱作阿力高。
  由此觀之,層層堆疊的畫面和悠長的解説詞賦予了食物較之其本身更強的吸引力,彷彿我們“吃”的已不再是簡單食材的組合,而是它的創作者們歷經歲月磨練後的心靈體悟。食物的代表已不再是它的外表和滋味,而是藏匿在背後且難以直接觸及的民族魂。
  仲夏七月,站在澳門大三巴牌坊的背面,靜靜感受炙熱的陽光從殘垣的裂隙裏投射在我紅撲撲的臉頰上。於此時鼻尖卻不自覺地聳動了一下,緊接便追隨着香氣的指引,來到了階下小巷入口處的門店前:台上的保温櫃裏整齊地排列着一個個圓潤可愛的蛋撻——葡式蛋撻。店家遞過來時是用黃油紙包着的,沒有平常蛋撻皮酥酥的口感,甚至沒有太多甜味,但當我一口氣吃到第四個時,我品出了濃厚的細膩口感。自那刻起,澳門色彩紛呈的街和那個炎熱的午後,永遠同手中的一隻蛋撻共建了記憶的一座虹橋。
  讀遍歷史,滿目的交融寫滿這座城市,也造就了澳門獨有的味道。諸多所見,紛紛訴説着它複雜的歷史,而每個身處其中的人,都參與撰寫了這座城市的專屬味道食譜。遠離這些難以再得到乃至永亙擁有的味道後,我開始追蹤記憶裏印象最深、最久遠的一種味道。抬手掠過翠綠的柳枝,鼻翼微微閃動,彷彿又回到了數年前:滾燙的沸湯被盛在印有青花的寬邊大碗裏,用塑料小勺舀兩勺胡椒粉灑在切碎的香菜葉上,瞬時,胡椒粉的嗆鼻味道、骨湯味以及餛飩的肉香味湧入鼻腔,令人直呼過癮。等到再抬頭要茶葉蛋時,碗裏早已不見了餛飩蹤影。這正是我記憶中獨屬的家鄉味道。
  在各種食材融合創新飛速發展的今天,食物的風味帶給人的美好也難免僅限於入口那一瞬。但食物真正的內涵應是促使人發覺生活的美好,感受其中的光陰故事。以致年華逝去,懶懶窩在躺椅上,腦海中會浮現出鬱金香色的夢,得以在記憶深處咂舌,於夢境中共舐舌尖上那獨一無二的一抹滋味。作者:盧聖琳

  分享:

相關新聞
 
網絡新聞投稿郵箱: netzo.xn--49s27w.com
山東科技大學新聞中心 版權所有